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

http://zyzy.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审判流程公开

参考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司法公开>> 审判流程公开>> 参考案例

遵义法院第二批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18-10-02    

案例一:苟某目、苟某斌等27人申请执行唐某伦、郭某虎拖欠民工工资案


唐某伦、郭某虎系浙江人,在遵义承包工程期间,拖欠苟某目、苟某斌等27人工资没有支付,且在与施工的甲方结算并领取到全部工程款后,仍没有支付拖欠的工人工资,苟某目、苟某斌等27人于2016年9月向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法院经审理后判决:由唐某伦、郭某虎支付苟某目、苟某斌等27人每人1000元至8500元不等的工资共计22万余元。判决生效后,唐某伦、郭某虎未按生效判决履行,苟某目、苟某斌等27人向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中,遵义市红花岗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多次联系被执行人,责令其履行义务,因二被执行人系浙江人,电话上多次承诺履行均没有兑现。经过网络查询,没有查到被执行的银行存款,执行法官两次前往浙江,没有找到二被执行人但查找到被执行人郭某虎有一辆奔驰车在浙江省丽水市车辆管理所登记,于是执行法官就到丽水查封该车,在查封该车时又发现被执行人已经于2017年3月将该车出卖,重新购买了一辆奔驰车,执行法官对该车进行了查封,并在丽水市找到了该车的停车位,经执行法官两天的蹲点守候均没有找到该车。经委托浙江省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法院对该车进行扣押,但一直未果。由于该案涉案人数众多,又是农民工工资,其部分申请人是贫困户,为案件的执行,执行法官又第三次赶往丽水蹲点守候被执行人,但一直没有找到被执行人,但查找到了被执行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判决的证据。

2017年12月1日,执行法院将唐某伦、郭某虎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线索移送公安机关,公安机关立案后于2017年12月19日对被执行人唐某伦依法进行刑事拘留的第二天,另一被执行人郭某虎于将执行款238000元转入执行法院账户,该27件拖欠民工工资的执行案件得以全部执行完毕。

二、典型意义

当事人应当履行人民法院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尤其是涉及农民工资等特殊群体的判决是否得到执行,事关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和社会和谐稳定,必须加大执行力度,用足用好强制措施,对拒不执行、逃避执行的被执行人,要以予以拘留、罚款等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予以刑事处罚,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促进诚信体系建设。

案例二:施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

一、基本案情

2016年3月7日,张某某诉被告袁某某、施某民间借贷纠纷诉讼一案,在诉讼过程中,贵州省习水县人民法院作出(2016)黔0330民初1121号民事裁定书,对被告开办的习水县温水利君加油站予以查封、对被告拥有的(2005)第295号国有土地予以冻结。2016年12月12日,习水法院拟对已查封的利君加油站进行评估处置,并向承租人送达处置通知书,承租人陈某某向习水法院提交了《加油站合作经营合同书》、收条、转款凭证等,称被执行人施某、袁某某在2016年9月6日与其签订合同,将温水利君加油站租赁给其使用,租期为10年,每年租金80万元,租金共计800万元已全部支付给被执行人。

经查,被执行人施某、袁某某与案外人陈某某于2016年9月6日签订合同,将习水法院已查封的其所有的温水利君加油站转租给案外人陈某某,袁某某在签订合同当日收取定金30万元(转账支付)。后案外人陈某某在同年10月17日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给施某28.915万元;同日根据施某和袁某某的要求,陈某某转账459.435万元给案外人赖某某;10月20日,袁某某向陈某某出具收条“载明收到陈某某770万元”;10月24日、26日陈某某转账支付给施某之妹施某25万元、30万元。

在核实以上情况后,习水法院多次联系被执行人,但被执行人拒不到庭、拒不履行,后习水法院于2017年5月17日通过短信告知利害关系后再次通知被执行人到庭,但被执行人扔拒不到庭,未履行义务。习水法院遂将被执行人施某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线索移交习水县公安局立案侦查,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在审理过程中,施某某安排其妻子袁某某积极履行完毕全部执行义务。习水法院于2018年8月20日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施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二、典型意义

实践中,有的被执行人为逃避履行法院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千方百计转移、隐匿财产。本案中被执行人施某、袁某某,将法院已查封的加油站及设备转租给案外人并收取巨额租金,拒不配合对查封加油站进行评估拍卖,致使法院生效判决无法执行,侵害了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情节严重。施某在法院对其审判过程中,积极履行完毕了全部执行义务,且具有认罪悔罪的实际表现,最终法院对其酌定从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由此可见,主动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才是被执行人的唯一出路。

案例三:王某书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案

一、基本案情

2016年1月31日,被告人王某书向罗某某借款人民币50000元,约定2016年7月31日归还,案外人王某友作为借款担保人在借条上签字。2017年4月24日,因被告人王某书拒不偿还借款,罗某某向播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经法院审理判决:被告人王某书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偿还罗某某借款本金50000元及利息,案外人王某友对前述款项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判决生效后,王某书未按照判决指定的期限内履行义务,2017年7月18日,罗某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被告人王某书与罗某某达成了和解协议,约定王某书于2017年11月10日前向罗某某支付本金40000元,余款2018年4月15日前一次性付清。

因王某书仍未按期履行还款义务,罗某某向播州区法院申请恢复执行。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查明,2015年12月11日,被告人王某书以广州A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代理人的身份与贵州B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B经开区管委会)签订了《家用电器生产项目投资合作协议》。协议签订后,被告人王某书又于2015年12月29日注册成立了贵州C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C公司),并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以C公司的名义负责上述项目的建设、经营和管理。因管理不善,B经开区管委会、A公司以及C公司于2018年1月17日签订了厂房装修补偿协议,后因深圳D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D公司)需入驻使用C公司原有厂房,又于同日另签订了一份补偿协议,约定由D公司一次性补偿130000元。上述两份补偿协议签订后,深圳D公司于2018年1月26日分三次共计转款130000元到C公司账户,B经开区管委会除去支付部分工人工资及材料货款后于2018年1月29日转款61585元到C公司账户,上述共计191585元。2018年1月29日,在收到上述款项后,被告人王某书安排公司财务人员王某艳将上述款项中191580元转到王某艳个人账户,又安排王某艳将该款全部取现后交给其本人。被告人王某书收到该款项后,拒不执行法院执行裁定中明确的和解协议内容,也未履行法院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而将该款全部用于个人赌博挥霍,致使生效判决、裁定无法执行。

因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王某书被遵义市公安局播州分局刑事拘留,经遵义市播州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播州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被告人王某书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二、典型意义

被告人王某书拒不报告其财产情况,有能力履行而拒不履行人民法院判决、裁定所确定的义务,经人民法院采取强制措施后仍拒不履行,且将能够用于偿还债务的资金用于赌博和其他不当挥霍,严重损害了司法的权威性和公信力,侵害了胜诉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情节严重,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人民法院对其依法判决,有力地惩戒了被执行人,维护了人民法院裁判文书的权威性和严肃性。

案例四:张某某申请执行詹某某、王某借款合同案

一、基本案情

2014年6月,詹某某、王某夫妇因急需资金周转,向张某某借款5万元,并约定了利息和还款期限。后借款到期后,张某某多次向詹某某、王某夫妇催款,詹某某、王某夫妇均以各种理由拒绝还款。2016年3月,张某某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经绥阳县人民法院审理后判决,由被告詹某某、王某支付原告张某某借款本金及利息共56906.67元,限于判决生效后一个月内付清。2017年1月,张某某向绥阳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绥阳县人民法院受理执行案件后,依法向詹某某、王某送达了执行通知书,并查询了其银行存款信息、住房、车辆等情况,冻结了两人的银行账户,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2017年4月,在外做生意的王某准备返回遵义时发现自己无法购买机票。在被告知自己被法院纳入失信执行人名单后,王某立即联系了法院,并与申请执行人达成和解。法院依法删除了其失信信息。

二、典型意义

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建立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出现在名单之上的人将被进行信用惩戒。惩戒力度越来越大,2014年失信被执行人乘坐飞机、高铁受到限制。2016年9月,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快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的意见》,为落实《意见》要求,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家发改委等单位联合采取惩戒措施,对失信被执行人担任公职等,以及出行、购房、旅游、投资、招投标、市场准入、从业资质、授信和荣誉等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限制,让其“一处失信、处处受限”。随着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的惩戒力度越来越大,已成为了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促进整个社会形成诚实守信氛围的重要抓手。

案例五:周某某“售假”被查拒不执行行政处罚案

一、基本案情

2017年2月,周某某在未查验产品合格证明,未索要进货单据和上门推销人员姓名、联系电话的情况下,两次购进“玉蝶”牌电线摆放在门店进行销售。同年4月7日,经群众举报,余庆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周某某正在经营的门店进行突击检查,查获“玉蝶”牌电线246圈,鉴定为:侵犯“玉蝶”注册商标专用权产品。

2017年5月9日,余庆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周某某作出余市管行处字〔2017〕15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1.没收侵犯“玉蝶”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电线246圈;2.处罚款人民币8万元。决定书送达后,周某某既未申请复议也未交纳罚款。2018年1月2日,余庆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向余庆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行政处罚决定书》中第2项内容。

法院审查认为,余庆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周某某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遂裁定准予强制执行。

执行过程中,周某某于2018年1月5日与余庆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达成和解协议,承诺分期交纳罚款。逾期,周某某仍未兑现。7月2日,全省法院“雷霆风暴”执行行动的当天,余庆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申请恢复执行。之前,在执行法官与周某某的几次电话联系中,周某某对执行事宜不理不睬,并以各种理由“推、拖、赖”,拒不露面到案执行。经查,周某某门店经营状况良好,存在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的行为。对此,余庆县法院决定将周某某列为重点执行对象。并与被执行人电话联系,告知被执行人全省法院正在开展“雷霆风暴”执行行动,必须按期主动交纳罚款,否则将依法采取强制执行措施,迫于“雷霆风暴”执行强大的震慑力和执行法官威严的最后“通牒”,周某某于当日下午自觉到法院交清了8万元罚款及执行费。

二、典型意义

行为人未经商标权人许可,在相同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的,均属商标侵权行为。周某某的行为侵犯“玉蝶”注册商标专用权,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行政执法机关对其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生效后申请强制执行,应予支持。

在执行中,虽然周某某与余庆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达成和解协议,但周某某未按照约定兑现承诺,根据周某某的经营状况,属于典型的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之人,依法应当予以制裁。该案的圆满执行,是人民法院参与社会治理,维护诚信体现建设的具体表现,有力维护了行政执法机关的公信力,充分展示了“雷霆风暴”执行行动强大的震慑力。

案例六:贵州鹏程建筑劳务有限公司申请执行七冶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建筑工程合同纠纷案

   一、基本案情

2014年5月21日,贵州鹏程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与七冶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余庆县西部新城1#地块002#合同项目劳务大清包合同,承揽了该项目的劳务施工任务,双方约定合同双方的权利义务。合同签订后,贵州鹏程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向七冶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缴纳保证金150万元,并组织人员进场施工,该工程已于2016年3月31日竣工验收合格。在结算过程中,双方为工程局部问题及账务扣款事宜发生争议,几经协商均无法达成共识。贵州鹏程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向余庆县法院提起诉讼,法院经审理后判决:由被告七冶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在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鹏程劳公司工程款1110281元;驳回贵州鹏程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该案经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审理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七冶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任未履行判决书确定义务。2018年7月19日,贵州鹏程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向余庆县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被执行人拒不申报财产、拒不履行判决确定的义务,经查,被执行人七冶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经营状况良好,继续通过网络查询,公司有多个银行账户,在案件执行期间进出账频繁。属于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且拒不申报财产,执行法院依法作出对被执行人罚款50万元的处罚决定。

二、典型意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一条被执行人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应当报告当前以及收到执行通知之日前一年的财产情况。被执行人拒绝报告或者虚假报告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对被执行人或者其法定代理人、有关单位的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拘留之规定,属于妨害人民法院执行的行为,应受到处罚。执行法院对被执行人七冶土木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作出处罚决定,对其拒不报告财产的行为依法实施制裁体现了法律的惩戒和教育作用。一方面是对被执行人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和拒不报告财产的行为作出处罚是对被执行人的惩戒;另一方面通过被执行人的处罚对其他的被执行人起到一定的教育作用,要求所有的被执行人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作出一定的行为,否则就应受到法律的制裁。




【下一篇】  遵义法院拒执罪典型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