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

http://zyzy.guizhoucourt.cn:80/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工作动态

报刊文萃

当前位置:首页>> 工作动态>> 报刊文萃

中央发布重磅文件!只要闸门打开,方向就不可逆

发布时间:2019-05-06    

提到城市和乡村,脑海中首先跳出来的一定是一对对互为反义词的对比。如今这种二元化的思维要变一变了,今后城市和乡村在发展之路上的关系更突出两个字——

融合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城乡融合发展的“路线图”:《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


什么叫融合?融合不是简单的画一个圈,而是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水乳交融、协同发展。这份重要文件对融合发展机制给出了清晰的框架:城乡要素合理配置、城乡基本公共服务普惠共享、城乡基础设施一体化发展、乡村经济多元化发展、农民收入持续增长。


怎么实现融合?《意见》提出“三步走”,其中最近的“一步”将在三年后实现:到2022年,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初步建立,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制度性通道基本打通,城市落户限制逐步消除,城乡统一建设用地市场基本建成。


细看这个目标,直接涉及到的就有两项最重要的资源——土地和人。


熟悉的土地,
再次成为出发的起点


土地承载着历史,也开创着历史。一直以来,中国土地制度的变迁,是历史前行的一条重要线索,如今土地制度的改革再进一步,这片熟悉的土地再次成为撬动时代的契机。


农村土地资源是当今中国农村最具潜力的自然资源之一,如何让这资源释放出更大的发展活力和生产力,意见提出全新的突破性举措:


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允许村集体依法把有偿收回的闲置宅基地、废弃的集体公益性建设用地转变为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


简而言之,一部分闲置的集体土地可以对外出售了。而它的意义远比“城里人可以去农村买地”更加深远——


例如,乡镇企业和村办企业的用地就属于经营性建设用地。这类建设用地在广大农村几乎处于“沉睡”状态,上面遗留的厂房或闲置荒废,或低价出租,收入微乎其微。不远的将来,这些土地将不再有“赔本也不能卖”的窘状,也不必经过政府低价征收变为国有土地,再由政府挂牌高价出售。而是可以以集体的名义进行交易,和国有土地交易“同场竞技”。


只要闸门打开,方向就是不可逆的,市场优化资源配置的能力毋庸置疑。早在2015年初,经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全国33个县开展了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试点。截至2018年12月23日,已入市地块面积9万余亩,总价款约257亿元。市场反响之热烈,可见一斑。


集体和农民的利益在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中实现最大化,来自城市的资本在农村有了突破口,投资将为农村带来无限的发展机遇——产业、技术、人才资源、就业机会等等目前乡村最短缺的东西。


土地制度改革,破除的是城乡二元中最基础的桎梏。城乡能量在土地制度改革中双向引爆,成为城乡融合中最重要的一环。


熟悉的人,
留得了城返得了乡


城乡融合发展之所以与我们有关,还在于它给予我们决定“在何处安放人生”的更大弹性。


《意见》明确,要健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机制,有力有序有效深化户籍制度改革,放开放宽除个别超大城市外的城市落户限制;提升城市包容性,推动农民工特别是新生代农民工融入城市。


改革开放之后,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工”群体迅速“崛起”,对于推动经济发展、农民增收起到了重要作用。很多农民工经过多年打拼,在城里经营了事业,也形成了认同。但是,包括传统户籍制度在内,一系列过于苛刻的制度安排让农民工徘徊于“留不下的城市”与“回不去的家乡”,由此更产生了养老、留守儿童等社会问题。



城乡融合发展,必须从根本上消除阻碍要素流动的户籍壁垒。目前,我国仍有2亿多农民工在城镇常住,他们为城市发展做出贡献,却享受不到市民应有的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陈亚军在发布会上专门提出,解决农民工落户不搞选择性改革——


进城落户不是为争抢“高层次人才”提供便利,而是要重点对准已经在城市长期就业、工作、居住的农业转移人口。


另一方面,城乡融合发展要促成要素的双向流动,就不会只开放城市落户,放任农村凋敝。《意见》指出,要建立城市人才入乡激励机制,吸引各类人才返乡入乡创业。


配合财政投入、金融服务、工商资本下乡等体制机制,城乡融合将带来新一轮的劳动、技术、资本融合,推动生产力发展,为村里人打开过红火日子的广阔空间。


乡村衰则国家衰,
乡村兴则国家兴

                                           

“当前,我国社会中最大的发展不平衡,是城乡发展不平衡;最大的发展不充分,是农村发展不充分”。党的十九大上,习近平总书记用两个“最大”,点了城乡关系这道发展“门槛”的名。


资本、土地、劳动力要素由乡村向城市的单向流动,造成了农村的长期“失血”,当村里的年轻人都立志走出农村,城乡差距就变得越来越大。


“人往高处走”无可厚非,但要看到一个重要的现实:从国际经验来看,凡是顺利进入高收入行列的国家,几乎都成功解决了城乡二元结构问题,城乡居民收入基本拉平;而落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城乡差距问题往往长期得不到解决。


乡村衰则国家衰,乡村兴则国家兴。中国农村有5.6亿多的常住人口,巨大的生产力还没有充分激活,这个最广大人群如果踏不上现代化的列车,中国将永远是发展中国家。


城乡融合将释放出中国乡村的发展后劲,带动农业现代化建设,有利于破解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如今,我们促进的不仅是“人”“钱”“物”的回流和反哺,更是将城乡建立成一个开放统一的整体,各要素在城乡间有效流转,不再有“城里人”“乡下人”的身份区别,无论居住在哪里都享有一样的保障、一样的设施、一样的待遇,这才是融合的真谛。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城乡融合发展既要把握时机,也要步步为营。但与其他改革一样,城乡融合发展越是趋向深入,就越离不开统一部署、顶层设计。《意见》就是这关键的指引和推动力。


城乡融合发展,是千秋大计。随着《意见》规划的路线步步落实,城里人与村里人将享有普惠均等的美好未来,城市与乡村都会成为中国最美的风景。



来源: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公安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
【下一篇】  市委常委会召开扩大会议 传达贯彻省委书记孙志刚在遵调研重要指示精神